龙书屋 > 科幻小说 > 指挥官的蛇妻(ABO) > 第126章:呜,老公,乃箬的宝宝没了
阎霆率先反应过来,直接把大宝给吊起来打:“怎么把你弟弟吃了,快给我吐出来。”


乃箬看到大宝被打哭了,赶忙上去,抱住主人的手臂:“老公,不可以打孩子。”


有乃箬求情,阎霆才不得不把大宝给放下。


被放下来后,大宝转而投进了肖妄的怀里,躲起来,求庇护。


但这一次肖妄也护不了大宝,谁让这小子竟然把自己的弟弟给活活生吃了:”长官,这可怎么办,大宝已经把四宝吃下去了,就算是吐出来,也是死的了。”


虽然乃箬觉得自己不可能会生出一只小鸟来,但那只雏鸟毕竟是他孵化出来的,心里多少还是有了一些情感,可那只雏鸟才刚破壳没多久,就被大宝给吃掉了。


乃箬难过把脸往主人怀里一埋,肩膀一抖一抖地抽泣着:“呜,宝宝没了。”那只雏鸟本来就不是他们亲生的孩子,只不过是阎霆拿来假冒的冒牌货,就算被大宝吃了也没关系。


但看到乃箬伤心了,阎霆止不住地有些生气,他看着大宝,很严厉地说:"罚你三天不准吃东西。”大宝一听到三天不能进食,就闹起”了脾气,从肖妄怀里跳下来,朝着林子那边跑了,打算要离家出走。


肖妄见状,赶紧追了上去。


阎霆没有去管大宝那小子,他低头安抚怀里的乃箬:“宝贝,别难过了,反正我们还有四个宝宝没孵化出来呢"


有一个孩子没了,乃箬怎么可能不难过呢,但他不想因此去惩罚大宝,就一边哭着-边帮大宝说话:“不要罚大宝,好不好"


其实阎霆也并不想惩罚大宝,只是做做样子而已,乃箬一求情,他就顺势答应了:“好,不罚他。”乃箬松了一口气,接着继续哭:


其实少的那一个宝宝并不是被大宝给吃了,而是被阎霆给压碎了,可这件事阎霆根本不敢告诉乃箬,就怕乃箬会生他的气。


但这件事也不能一直让大宝背锅,他阎霆做事情一向光明磊落,不喜欢用那些阴险的招数骗人,纠结再三后,还是决定要跟乃箬说明白。


阎霆两手扶着乃箬的肩膀,深吸了口气,说:"蛇宝,蛋里孵出来的雏鸟,并不是我们的孩子,那个蛋只是我随便捡来的。”乃箬歪了歪头,一脸茫然:“捡回来的”


阎霆紧张地说:“昨晚上睡觉的时候,我不小心把咱们的儿子给压碎了,我怕你会生气,就随便找了个蛋来冒充。”


乃箬眼神呆滞地看着阎霆:


阎霆一把将乃箬摁进怀里,死死抱住,再不断道歉:‘原谅我好吗”把自己儿子给压死了,阎霆心里比乃箬还要难受,他也不希望有这种事情发生,可是眼下已经没办法补救了。


乃箬还是呆呆的,


阎霆看乃箬这个样子,心下一紧:“宝贝,你怎么了,说句话。”乃箬小嘴巴一抿,眼泪啪嗒往下掉,假如是别人压碎了他的蛋蛋,那他还能有一一个发泄的对象,可偏偏是主人压碎的,这让他根本生不了气。乃箬的眼泪滴在他手背上,就跟开水一样烫,阎霆又心疼又着急,慌张地在乃箬脸,上到处亲吻:“乖,不要哭,孩子没了,我们再生一窝,不,生两窝,你想要多少,我们就生多少。”在阎霆怎么安抚乃箬都没用的时候,一条小蛇蛇爬到了乃箬的脚边上,伸着蛇信子,爬上爬下。


阎霆注意到了这只小蛇蛇,瞅着很眼熟,就弯腰,捏住了四宝的蛇脑袋,将他拿起来,给乃箬看看:“蛇宝,这是我们的孩子吗"


乃箬哭声停顿住了,揉掉眼眶里的泪水,再仔细看着主人手里的小蛇蛇。


每个孩子的原形都差不多,但乃箬能从气味上分别出谁是谁。


主人手里这条小蛇蛇的气味有点陌生,很显然是刚孵化出来不久的,乃箬认出来了,这就是他和主人的第四个孩子。


乃箬破涕而笑,接着把四宝从主人手里抢过来,再对准四宝的蛇脑袋,狠狠地亲了两口。


阎霆来不及吃醋了,只觉得还好是虚惊一场,笑着骂道:“你这小子,去哪野了,害得我和你爹担心了好久。”


四宝还不会说人话,只知道吐蛇信子。


乃箬怕主人吓到孩子,就把四宝带去旁边:


四宝很有灵性地用脑袋在乃箬的指腹上蹭,让爹爹不要为他担心。


阎霆走过去,揽住乃箬的小腰说:“蛇宝,不要惯着孩子,会把他们给惯坏的。"


乃箬不以为然:“


老公也是这么惯着乃箬的。


“这不一样,我们是夫妻。”惯着自己老婆当然是没问题的,但孩子可不能这么惯着。


乃箬扭过头看着主人问:“那老公一开始,就把乃箬当老婆养吗"


“也不是。”阎霆起初对乃箬并没有特别的心思,毕竟那时候乃箬只是一条小蛇宝宝而已,如果他对一条小蛇宝宝都能起邪念的话,那他真是个超级大变态了。


所以一开始的时候,阎霆还真就f在养,他也没想到自己后面会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乃箬,直到现在他已经没办法和乃箬割舍开了,乃箬是他生命里最重要的人,甚至超越了父母。


见主人否认了,乃箬瘪起小嘴:“所以老公第一次见到乃箬的时候,其实并不喜欢乃箬对吗”


阎霆对着乃箬的脑门亲了一口:“当然喜欢,不喜欢的话,为什么要把你带回家呢。”


主人的回答,乃箬并不满意:“老公,乃箬说的是那种喜欢。”


阎霆装作听不懂的样子问:


乃箬很巧妙地回答说:“就现在这种。


这一回,阎霆没办法再揶揄过去了,直视着乃箬的眼睛问:“要我说实话吗乃箬郑重地点头,他想知道,主人对他的感情,是怎么变化的,是一-开始就喜欢,还是后来慢慢喜欢上的。


“蛇宝,你当时只有我指头大小,我对你,只有最简单的喜欢,我承认我最初,确实是把你当宠物在养,到后来你长大了,我发现我会对你起生理反应,于是我就躲着你,不敢直接跟你接触,只在背后默默偷窥你,因为我害怕,怕我会爱上你”1292621


阎霆说到一半时,做了一下停顿,接着又道:“我对你的感情,从最开始单纯的喜欢,到最后成了复杂的爱意,感情一点点往上递增,没有上限。"


后面的话,乃箬一句都没有听进去,他只听到主人承认了,以前主人确实就是把他当成宠物在养。乃箬有些没办法接受,即便主人现在很爱他,可他还是很在意以前的事情。


乃箬用手抵着阎霆的胸膛,然后慢慢将自己的身体总主人怀里抽离,脸上神情落寞地说:“老公,乃箬困了,想睡觉了。”


阎霆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说错话了,他怎么,能承认自己把乃箬当成宠物养过,要知道乃箬心里最芥蒂的就是当宠物的那段时间。


“宝贝,我刚才说错了,我并没有真把你当宠物养过,只是把你当成给我解闷的对象了,不不不是解闷的,而是陪伴的对象。那时候正好是他父亲刚去世不久,阎霆的情绪很不稳定,所以他把乃箬当成安慰品一样养在身边,不仅仅是玩乐,更多的是心理慰藉。乃箬不说话,默默往后退,躲避主人伸过来的手。


见乃箬在躲着他,阎霆知道自己的解释就像是在掩饰,一点说服力都没有,可他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:“蛇宝,我是爱你的乃箬低下头,看着自己的手说:“可老公一-开始只把乃箬当宠物。”


“那时因为你还小。”要是一见面,阎霆就对还是小蛇的乃箬有生理反应的话,那他何止是变态呀,他简直是脑子有问题。


乃箬也不钻牛角尖了,认真地问:


“记不清了。”阎霆只知道自己对乃箬有欲望,是在几年前的某一个晚上,他训练完回到家里,看到他的蛇宝化成人形躺在床上睡觉,身上只盖了一层薄被,妙曼的曲线一览无余。


具体的情景,阎霆还记得很清楚,只是不允许他详细的描述。


就那时候,他发现自己有了欲望,活了大半辈子了,第一次有欲望这种东西,对他来说,很陌生。


阎霆那一晚上都没睡,他搬了个凳子,坐在床头边,欣赏着乃箬的睡姿,从头到脚,细细地品鉴。


乃箬是蛇妖,天生媚骨,妖娆至极,就像是一件精心雕琢而成的艺术品,每一一个弧度都恰当好处。


一想到这件艺术品是他一手雕琢的,阎霆心里就很有成就感,同时他的独占欲也被激发了,他觉得乃箬只能是属于他一个人,也只配他一个人观赏。


老公也是这么惯着乃箬的。


“这不一样,我们是夫妻。”惯着自己老婆当然是没问题的,但孩子可不能这么惯着。


乃箬扭过头看着主人问:“那老公一开始,就把乃箬当老婆养吗"


“也不是。”阎霆起初对乃箬并没有特别的心思,毕竟那时候乃箬只是一条小蛇宝宝而已,如果他对一条小蛇宝宝都能起邪念的话,那他真是个超级大变态了。


所以一开始的时候,阎霆还真就f在养,他也没想到自己后面会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乃箬,直到现在他已经没办法和乃箬割舍开了,乃箬是他生命里最重要的人,甚至超越了父母。


见主人否认了,乃箬瘪起小嘴:“所以老公第一次见到乃箬的时候,其实并不喜欢乃箬对吗”


阎霆对着乃箬的脑门亲了一口:“当然喜欢,不喜欢的话,为什么要把你带回家呢。”


主人的回答,乃箬并不满意:“老公,乃箬说的是那种喜欢。”


阎霆装作听不懂的样子问:


乃箬很巧妙地回答说:“就现在这种。


这一回,阎霆没办法再揶揄过去了,直视着乃箬的眼睛问:“要我说实话吗乃箬郑重地点头,他想知道,主人对他的感情,是怎么变化的,是一-开始就喜欢,还是后来慢慢喜欢上的。


“蛇宝,你当时只有我指头大小,我对你,只有最简单的喜欢,我承认我最初,确实是把你当宠物在养,到后来你长大了,我发现我会对你起生理反应,于是我就躲着你,不敢直接跟你接触,只在背后默默偷窥你,因为我害怕,怕我会爱上你”1292621


阎霆说到一半时,做了一下停顿,接着又道:“我对你的感情,从最开始单纯的喜欢,到最后成了复杂的爱意,感情一点点往上递增,没有上限。"


后面的话,乃箬一句都没有听进去,他只听到主人承认了,以前主人确实就是把他当成宠物在养。乃箬有些没办法接受,即便主人现在很爱他,可他还是很在意以前的事情。


乃箬用手抵着阎霆的胸膛,然后慢慢将自己的身体总主人怀里抽离,脸上神情落寞地说:“老公,乃箬困了,想睡觉了。”


阎霆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说错话了,他怎么,能承认自己把乃箬当成宠物养过,要知道乃箬心里最芥蒂的就是当宠物的那段时间。


“宝贝,我刚才说错了,我并没有真把你当宠物养过,只是把你当成给我解闷的对象了,不不不是解闷的,而是陪伴的对象。那时候正好是他父亲刚去世不久,阎霆的情绪很不稳定,所以他把乃箬当成安慰品一样养在身边,不仅仅是玩乐,更多的是心理慰藉。乃箬不说话,默默往后退,躲避主人伸过来的手。


见乃箬在躲着他,阎霆知道自己的解释就像是在掩饰,一点说服力都没有,可他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:“蛇宝,我是爱你的乃箬低下头,看着自己的手说:“可老公一-开始只把乃箬当宠物。”


“那时因为你还小。”要是一见面,阎霆就对还是小蛇的乃箬有生理反应的话,那他何止是变态呀,他简直是脑子有问题。


乃箬也不钻牛角尖了,认真地问:


“记不清了。”阎霆只知道自己对乃箬有欲望,是在几年前的某一个晚上,他训练完回到家里,看到他的蛇宝化成人形躺在床上睡觉,身上只盖了一层薄被,妙曼的曲线一览无余。


具体的情景,阎霆还记得很清楚,只是不允许他详细的描述。


就那时候,他发现自己有了欲望,活了大半辈子了,第一次有欲望这种东西,对他来说,很陌生。


阎霆那一晚上都没睡,他搬了个凳子,坐在床头边,欣赏着乃箬的睡姿,从头到脚,细细地品鉴。


乃箬是蛇妖,天生媚骨,妖娆至极,就像是一件精心雕琢而成的艺术品,每一一个弧度都恰当好处。


一想到这件艺术品是他一手雕琢的,阎霆心里就很有成就感,同时他的独占欲也被激发了,他觉得乃箬只能是属于他一个人,也只配他一个人观赏。


老公也是这么惯着乃箬的。


“这不一样,我们是夫妻。”惯着自己老婆当然是没问题的,但孩子可不能这么惯着。


乃箬扭过头看着主人问:“那老公一开始,就把乃箬当老婆养吗"


“也不是。”阎霆起初对乃箬并没有特别的心思,毕竟那时候乃箬只是一条小蛇宝宝而已,如果他对一条小蛇宝宝都能起邪念的话,那他真是个超级大变态了。


所以一开始的时候,阎霆还真就f在养,他也没想到自己后面会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乃箬,直到现在他已经没办法和乃箬割舍开了,乃箬是他生命里最重要的人,甚至超越了父母。


见主人否认了,乃箬瘪起小嘴:“所以老公第一次见到乃箬的时候,其实并不喜欢乃箬对吗”


阎霆对着乃箬的脑门亲了一口:“当然喜欢,不喜欢的话,为什么要把你带回家呢。”


主人的回答,乃箬并不满意:“老公,乃箬说的是那种喜欢。”


阎霆装作听不懂的样子问:


乃箬很巧妙地回答说:“就现在这种。


这一回,阎霆没办法再揶揄过去了,直视着乃箬的眼睛问:“要我说实话吗乃箬郑重地点头,他想知道,主人对他的感情,是怎么变化的,是一-开始就喜欢,还是后来慢慢喜欢上的。


“蛇宝,你当时只有我指头大小,我对你,只有最简单的喜欢,我承认我最初,确实是把你当宠物在养,到后来你长大了,我发现我会对你起生理反应,于是我就躲着你,不敢直接跟你接触,只在背后默默偷窥你,因为我害怕,怕我会爱上你”1292621


阎霆说到一半时,做了一下停顿,接着又道:“我对你的感情,从最开始单纯的喜欢,到最后成了复杂的爱意,感情一点点往上递增,没有上限。"


后面的话,乃箬一句都没有听进去,他只听到主人承认了,以前主人确实就是把他当成宠物在养。乃箬有些没办法接受,即便主人现在很爱他,可他还是很在意以前的事情。


乃箬用手抵着阎霆的胸膛,然后慢慢将自己的身体总主人怀里抽离,脸上神情落寞地说:“老公,乃箬困了,想睡觉了。”


阎霆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说错话了,他怎么,能承认自己把乃箬当成宠物养过,要知道乃箬心里最芥蒂的就是当宠物的那段时间。


“宝贝,我刚才说错了,我并没有真把你当宠物养过,只是把你当成给我解闷的对象了,不不不是解闷的,而是陪伴的对象。那时候正好是他父亲刚去世不久,阎霆的情绪很不稳定,所以他把乃箬当成安慰品一样养在身边,不仅仅是玩乐,更多的是心理慰藉。乃箬不说话,默默往后退,躲避主人伸过来的手。


见乃箬在躲着他,阎霆知道自己的解释就像是在掩饰,一点说服力都没有,可他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:“蛇宝,我是爱你的乃箬低下头,看着自己的手说:“可老公一-开始只把乃箬当宠物。”


“那时因为你还小。”要是一见面,阎霆就对还是小蛇的乃箬有生理反应的话,那他何止是变态呀,他简直是脑子有问题。


乃箬也不钻牛角尖了,认真地问:


“记不清了。”阎霆只知道自己对乃箬有欲望,是在几年前的某一个晚上,他训练完回到家里,看到他的蛇宝化成人形躺在床上睡觉,身上只盖了一层薄被,妙曼的曲线一览无余。


具体的情景,阎霆还记得很清楚,只是不允许他详细的描述。


就那时候,他发现自己有了欲望,活了大半辈子了,第一次有欲望这种东西,对他来说,很陌生。


阎霆那一晚上都没睡,他搬了个凳子,坐在床头边,欣赏着乃箬的睡姿,从头到脚,细细地品鉴。


乃箬是蛇妖,天生媚骨,妖娆至极,就像是一件精心雕琢而成的艺术品,每一一个弧度都恰当好处。


一想到这件艺术品是他一手雕琢的,阎霆心里就很有成就感,同时他的独占欲也被激发了,他觉得乃箬只能是属于他一个人,也只配他一个人观赏。


老公也是这么惯着乃箬的。


“这不一样,我们是夫妻。”惯着自己老婆当然是没问题的,但孩子可不能这么惯着。


乃箬扭过头看着主人问:“那老公一开始,就把乃箬当老婆养吗"


“也不是。”阎霆起初对乃箬并没有特别的心思,毕竟那时候乃箬只是一条小蛇宝宝而已,如果他对一条小蛇宝宝都能起邪念的话,那他真是个超级大变态了。


所以一开始的时候,阎霆还真就f在养,他也没想到自己后面会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乃箬,直到现在他已经没办法和乃箬割舍开了,乃箬是他生命里最重要的人,甚至超越了父母。


见主人否认了,乃箬瘪起小嘴:“所以老公第一次见到乃箬的时候,其实并不喜欢乃箬对吗”


阎霆对着乃箬的脑门亲了一口:“当然喜欢,不喜欢的话,为什么要把你带回家呢。”


主人的回答,乃箬并不满意:“老公,乃箬说的是那种喜欢。”


阎霆装作听不懂的样子问:


乃箬很巧妙地回答说:“就现在这种。


这一回,阎霆没办法再揶揄过去了,直视着乃箬的眼睛问:“要我说实话吗乃箬郑重地点头,他想知道,主人对他的感情,是怎么变化的,是一-开始就喜欢,还是后来慢慢喜欢上的。


“蛇宝,你当时只有我指头大小,我对你,只有最简单的喜欢,我承认我最初,确实是把你当宠物在养,到后来你长大了,我发现我会对你起生理反应,于是我就躲着你,不敢直接跟你接触,只在背后默默偷窥你,因为我害怕,怕我会爱上你”1292621


阎霆说到一半时,做了一下停顿,接着又道:“我对你的感情,从最开始单纯的喜欢,到最后成了复杂的爱意,感情一点点往上递增,没有上限。"


后面的话,乃箬一句都没有听进去,他只听到主人承认了,以前主人确实就是把他当成宠物在养。乃箬有些没办法接受,即便主人现在很爱他,可他还是很在意以前的事情。


乃箬用手抵着阎霆的胸膛,然后慢慢将自己的身体总主人怀里抽离,脸上神情落寞地说:“老公,乃箬困了,想睡觉了。”


阎霆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说错话了,他怎么,能承认自己把乃箬当成宠物养过,要知道乃箬心里最芥蒂的就是当宠物的那段时间。


“宝贝,我刚才说错了,我并没有真把你当宠物养过,只是把你当成给我解闷的对象了,不不不是解闷的,而是陪伴的对象。那时候正好是他父亲刚去世不久,阎霆的情绪很不稳定,所以他把乃箬当成安慰品一样养在身边,不仅仅是玩乐,更多的是心理慰藉。乃箬不说话,默默往后退,躲避主人伸过来的手。


见乃箬在躲着他,阎霆知道自己的解释就像是在掩饰,一点说服力都没有,可他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:“蛇宝,我是爱你的乃箬低下头,看着自己的手说:“可老公一-开始只把乃箬当宠物。”


“那时因为你还小。”要是一见面,阎霆就对还是小蛇的乃箬有生理反应的话,那他何止是变态呀,他简直是脑子有问题。


乃箬也不钻牛角尖了,认真地问:


“记不清了。”阎霆只知道自己对乃箬有欲望,是在几年前的某一个晚上,他训练完回到家里,看到他的蛇宝化成人形躺在床上睡觉,身上只盖了一层薄被,妙曼的曲线一览无余。


具体的情景,阎霆还记得很清楚,只是不允许他详细的描述。


就那时候,他发现自己有了欲望,活了大半辈子了,第一次有欲望这种东西,对他来说,很陌生。


阎霆那一晚上都没睡,他搬了个凳子,坐在床头边,欣赏着乃箬的睡姿,从头到脚,细细地品鉴。


乃箬是蛇妖,天生媚骨,妖娆至极,就像是一件精心雕琢而成的艺术品,每一一个弧度都恰当好处。


一想到这件艺术品是他一手雕琢的,阎霆心里就很有成就感,同时他的独占欲也被激发了,他觉得乃箬只能是属于他一个人,也只配他一个人观赏。


老公也是这么惯着乃箬的。


“这不一样,我们是夫妻。”惯着自己老婆当然是没问题的,但孩子可不能这么惯着。


乃箬扭过头看着主人问:“那老公一开始,就把乃箬当老婆养吗"


“也不是。”阎霆起初对乃箬并没有特别的心思,毕竟那时候乃箬只是一条小蛇宝宝而已,如果他对一条小蛇宝宝都能起邪念的话,那他真是个超级大变态了。


所以一开始的时候,阎霆还真就f在养,他也没想到自己后面会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乃箬,直到现在他已经没办法和乃箬割舍开了,乃箬是他生命里最重要的人,甚至超越了父母。


见主人否认了,乃箬瘪起小嘴:“所以老公第一次见到乃箬的时候,其实并不喜欢乃箬对吗”


阎霆对着乃箬的脑门亲了一口:“当然喜欢,不喜欢的话,为什么要把你带回家呢。”


主人的回答,乃箬并不满意:“老公,乃箬说的是那种喜欢。”


阎霆装作听不懂的样子问:


乃箬很巧妙地回答说:“就现在这种。


这一回,阎霆没办法再揶揄过去了,直视着乃箬的眼睛问:“要我说实话吗乃箬郑重地点头,他想知道,主人对他的感情,是怎么变化的,是一-开始就喜欢,还是后来慢慢喜欢上的。


“蛇宝,你当时只有我指头大小,我对你,只有最简单的喜欢,我承认我最初,确实是把你当宠物在养,到后来你长大了,我发现我会对你起生理反应,于是我就躲着你,不敢直接跟你接触,只在背后默默偷窥你,因为我害怕,怕我会爱上你”1292621


阎霆说到一半时,做了一下停顿,接着又道:“我对你的感情,从最开始单纯的喜欢,到最后成了复杂的爱意,感情一点点往上递增,没有上限。"


后面的话,乃箬一句都没有听进去,他只听到主人承认了,以前主人确实就是把他当成宠物在养。乃箬有些没办法接受,即便主人现在很爱他,可他还是很在意以前的事情。


乃箬用手抵着阎霆的胸膛,然后慢慢将自己的身体总主人怀里抽离,脸上神情落寞地说:“老公,乃箬困了,想睡觉了。”


阎霆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说错话了,他怎么,能承认自己把乃箬当成宠物养过,要知道乃箬心里最芥蒂的就是当宠物的那段时间。


“宝贝,我刚才说错了,我并没有真把你当宠物养过,只是把你当成给我解闷的对象了,不不不是解闷的,而是陪伴的对象。那时候正好是他父亲刚去世不久,阎霆的情绪很不稳定,所以他把乃箬当成安慰品一样养在身边,不仅仅是玩乐,更多的是心理慰藉。乃箬不说话,默默往后退,躲避主人伸过来的手。


见乃箬在躲着他,阎霆知道自己的解释就像是在掩饰,一点说服力都没有,可他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:“蛇宝,我是爱你的乃箬低下头,看着自己的手说:“可老公一-开始只把乃箬当宠物。”


“那时因为你还小。”要是一见面,阎霆就对还是小蛇的乃箬有生理反应的话,那他何止是变态呀,他简直是脑子有问题。


乃箬也不钻牛角尖了,认真地问:


“记不清了。”阎霆只知道自己对乃箬有欲望,是在几年前的某一个晚上,他训练完回到家里,看到他的蛇宝化成人形躺在床上睡觉,身上只盖了一层薄被,妙曼的曲线一览无余。


具体的情景,阎霆还记得很清楚,只是不允许他详细的描述。


就那时候,他发现自己有了欲望,活了大半辈子了,第一次有欲望这种东西,对他来说,很陌生。


阎霆那一晚上都没睡,他搬了个凳子,坐在床头边,欣赏着乃箬的睡姿,从头到脚,细细地品鉴。


乃箬是蛇妖,天生媚骨,妖娆至极,就像是一件精心雕琢而成的艺术品,每一一个弧度都恰当好处。


一想到这件艺术品是他一手雕琢的,阎霆心里就很有成就感,同时他的独占欲也被激发了,他觉得乃箬只能是属于他一个人,也只配他一个人观赏。


老公也是这么惯着乃箬的。


“这不一样,我们是夫妻。”惯着自己老婆当然是没问题的,但孩子可不能这么惯着。


乃箬扭过头看着主人问:“那老公一开始,就把乃箬当老婆养吗"


“也不是。”阎霆起初对乃箬并没有特别的心思,毕竟那时候乃箬只是一条小蛇宝宝而已,如果他对一条小蛇宝宝都能起邪念的话,那他真是个超级大变态了。


所以一开始的时候,阎霆还真就f在养,他也没想到自己后面会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乃箬,直到现在他已经没办法和乃箬割舍开了,乃箬是他生命里最重要的人,甚至超越了父母。


见主人否认了,乃箬瘪起小嘴:“所以老公第一次见到乃箬的时候,其实并不喜欢乃箬对吗”


阎霆对着乃箬的脑门亲了一口:“当然喜欢,不喜欢的话,为什么要把你带回家呢。”


主人的回答,乃箬并不满意:“老公,乃箬说的是那种喜欢。”


阎霆装作听不懂的样子问:


乃箬很巧妙地回答说:“就现在这种。


这一回,阎霆没办法再揶揄过去了,直视着乃箬的眼睛问:“要我说实话吗乃箬郑重地点头,他想知道,主人对他的感情,是怎么变化的,是一-开始就喜欢,还是后来慢慢喜欢上的。


“蛇宝,你当时只有我指头大小,我对你,只有最简单的喜欢,我承认我最初,确实是把你当宠物在养,到后来你长大了,我发现我会对你起生理反应,于是我就躲着你,不敢直接跟你接触,只在背后默默偷窥你,因为我害怕,怕我会爱上你”1292621


阎霆说到一半时,做了一下停顿,接着又道:“我对你的感情,从最开始单纯的喜欢,到最后成了复杂的爱意,感情一点点往上递增,没有上限。"


后面的话,乃箬一句都没有听进去,他只听到主人承认了,以前主人确实就是把他当成宠物在养。乃箬有些没办法接受,即便主人现在很爱他,可他还是很在意以前的事情。


乃箬用手抵着阎霆的胸膛,然后慢慢将自己的身体总主人怀里抽离,脸上神情落寞地说:“老公,乃箬困了,想睡觉了。”


阎霆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说错话了,他怎么,能承认自己把乃箬当成宠物养过,要知道乃箬心里最芥蒂的就是当宠物的那段时间。


“宝贝,我刚才说错了,我并没有真把你当宠物养过,只是把你当成给我解闷的对象了,不不不是解闷的,而是陪伴的对象。那时候正好是他父亲刚去世不久,阎霆的情绪很不稳定,所以他把乃箬当成安慰品一样养在身边,不仅仅是玩乐,更多的是心理慰藉。乃箬不说话,默默往后退,躲避主人伸过来的手。


见乃箬在躲着他,阎霆知道自己的解释就像是在掩饰,一点说服力都没有,可他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:“蛇宝,我是爱你的乃箬低下头,看着自己的手说:“可老公一-开始只把乃箬当宠物。”


“那时因为你还小。”要是一见面,阎霆就对还是小蛇的乃箬有生理反应的话,那他何止是变态呀,他简直是脑子有问题。


乃箬也不钻牛角尖了,认真地问:


“记不清了。”阎霆只知道自己对乃箬有欲望,是在几年前的某一个晚上,他训练完回到家里,看到他的蛇宝化成人形躺在床上睡觉,身上只盖了一层薄被,妙曼的曲线一览无余。


具体的情景,阎霆还记得很清楚,只是不允许他详细的描述。


就那时候,他发现自己有了欲望,活了大半辈子了,第一次有欲望这种东西,对他来说,很陌生。


阎霆那一晚上都没睡,他搬了个凳子,坐在床头边,欣赏着乃箬的睡姿,从头到脚,细细地品鉴。


乃箬是蛇妖,天生媚骨,妖娆至极,就像是一件精心雕琢而成的艺术品,每一一个弧度都恰当好处。


一想到这件艺术品是他一手雕琢的,阎霆心里就很有成就感,同时他的独占欲也被激发了,他觉得乃箬只能是属于他一个人,也只配他一个人观赏。


老公也是这么惯着乃箬的。


“这不一样,我们是夫妻。”惯着自己老婆当然是没问题的,但孩子可不能这么惯着。


乃箬扭过头看着主人问:“那老公一开始,就把乃箬当老婆养吗"


“也不是。”阎霆起初对乃箬并没有特别的心思,毕竟那时候乃箬只是一条小蛇宝宝而已,如果他对一条小蛇宝宝都能起邪念的话,那他真是个超级大变态了。


所以一开始的时候,阎霆还真就f在养,他也没想到自己后面会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乃箬,直到现在他已经没办法和乃箬割舍开了,乃箬是他生命里最重要的人,甚至超越了父母。


见主人否认了,乃箬瘪起小嘴:“所以老公第一次见到乃箬的时候,其实并不喜欢乃箬对吗”


阎霆对着乃箬的脑门亲了一口:“当然喜欢,不喜欢的话,为什么要把你带回家呢。”


主人的回答,乃箬并不满意:“老公,乃箬说的是那种喜欢。”


阎霆装作听不懂的样子问:


乃箬很巧妙地回答说:“就现在这种。


这一回,阎霆没办法再揶揄过去了,直视着乃箬的眼睛问:“要我说实话吗乃箬郑重地点头,他想知道,主人对他的感情,是怎么变化的,是一-开始就喜欢,还是后来慢慢喜欢上的。


“蛇宝,你当时只有我指头大小,我对你,只有最简单的喜欢,我承认我最初,确实是把你当宠物在养,到后来你长大了,我发现我会对你起生理反应,于是我就躲着你,不敢直接跟你接触,只在背后默默偷窥你,因为我害怕,怕我会爱上你”1292621


阎霆说到一半时,做了一下停顿,接着又道:“我对你的感情,从最开始单纯的喜欢,到最后成了复杂的爱意,感情一点点往上递增,没有上限。"


后面的话,乃箬一句都没有听进去,他只听到主人承认了,以前主人确实就是把他当成宠物在养。乃箬有些没办法接受,即便主人现在很爱他,可他还是很在意以前的事情。


乃箬用手抵着阎霆的胸膛,然后慢慢将自己的身体总主人怀里抽离,脸上神情落寞地说:“老公,乃箬困了,想睡觉了。”


阎霆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说错话了,他怎么,能承认自己把乃箬当成宠物养过,要知道乃箬心里最芥蒂的就是当宠物的那段时间。


“宝贝,我刚才说错了,我并没有真把你当宠物养过,只是把你当成给我解闷的对象了,不不不是解闷的,而是陪伴的对象。那时候正好是他父亲刚去世不久,阎霆的情绪很不稳定,所以他把乃箬当成安慰品一样养在身边,不仅仅是玩乐,更多的是心理慰藉。乃箬不说话,默默往后退,躲避主人伸过来的手。


见乃箬在躲着他,阎霆知道自己的解释就像是在掩饰,一点说服力都没有,可他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:“蛇宝,我是爱你的乃箬低下头,看着自己的手说:“可老公一-开始只把乃箬当宠物。”


“那时因为你还小。”要是一见面,阎霆就对还是小蛇的乃箬有生理反应的话,那他何止是变态呀,他简直是脑子有问题。


乃箬也不钻牛角尖了,认真地问:


“记不清了。”阎霆只知道自己对乃箬有欲望,是在几年前的某一个晚上,他训练完回到家里,看到他的蛇宝化成人形躺在床上睡觉,身上只盖了一层薄被,妙曼的曲线一览无余。


具体的情景,阎霆还记得很清楚,只是不允许他详细的描述。


就那时候,他发现自己有了欲望,活了大半辈子了,第一次有欲望这种东西,对他来说,很陌生。


阎霆那一晚上都没睡,他搬了个凳子,坐在床头边,欣赏着乃箬的睡姿,从头到脚,细细地品鉴。


乃箬是蛇妖,天生媚骨,妖娆至极,就像是一件精心雕琢而成的艺术品,每一一个弧度都恰当好处。


一想到这件艺术品是他一手雕琢的,阎霆心里就很有成就感,同时他的独占欲也被激发了,他觉得乃箬只能是属于他一个人,也只配他一个人观赏。


老公也是这么惯着乃箬的。


“这不一样,我们是夫妻。”惯着自己老婆当然是没问题的,但孩子可不能这么惯着。


乃箬扭过头看着主人问:“那老公一开始,就把乃箬当老婆养吗"


“也不是。”阎霆起初对乃箬并没有特别的心思,毕竟那时候乃箬只是一条小蛇宝宝而已,如果他对一条小蛇宝宝都能起邪念的话,那他真是个超级大变态了。


所以一开始的时候,阎霆还真就f在养,他也没想到自己后面会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乃箬,直到现在他已经没办法和乃箬割舍开了,乃箬是他生命里最重要的人,甚至超越了父母。


见主人否认了,乃箬瘪起小嘴:“所以老公第一次见到乃箬的时候,其实并不喜欢乃箬对吗”


阎霆对着乃箬的脑门亲了一口:“当然喜欢,不喜欢的话,为什么要把你带回家呢。”


主人的回答,乃箬并不满意:“老公,乃箬说的是那种喜欢。”


阎霆装作听不懂的样子问:


乃箬很巧妙地回答说:“就现在这种。


这一回,阎霆没办法再揶揄过去了,直视着乃箬的眼睛问:“要我说实话吗乃箬郑重地点头,他想知道,主人对他的感情,是怎么变化的,是一-开始就喜欢,还是后来慢慢喜欢上的。


“蛇宝,你当时只有我指头大小,我对你,只有最简单的喜欢,我承认我最初,确实是把你当宠物在养,到后来你长大了,我发现我会对你起生理反应,于是我就躲着你,不敢直接跟你接触,只在背后默默偷窥你,因为我害怕,怕我会爱上你”1292621


阎霆说到一半时,做了一下停顿,接着又道:“我对你的感情,从最开始单纯的喜欢,到最后成了复杂的爱意,感情一点点往上递增,没有上限。"


后面的话,乃箬一句都没有听进去,他只听到主人承认了,以前主人确实就是把他当成宠物在养。乃箬有些没办法接受,即便主人现在很爱他,可他还是很在意以前的事情。


乃箬用手抵着阎霆的胸膛,然后慢慢将自己的身体总主人怀里抽离,脸上神情落寞地说:“老公,乃箬困了,想睡觉了。”


阎霆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说错话了,他怎么,能承认自己把乃箬当成宠物养过,要知道乃箬心里最芥蒂的就是当宠物的那段时间。


“宝贝,我刚才说错了,我并没有真把你当宠物养过,只是把你当成给我解闷的对象了,不不不是解闷的,而是陪伴的对象。那时候正好是他父亲刚去世不久,阎霆的情绪很不稳定,所以他把乃箬当成安慰品一样养在身边,不仅仅是玩乐,更多的是心理慰藉。乃箬不说话,默默往后退,躲避主人伸过来的手。


见乃箬在躲着他,阎霆知道自己的解释就像是在掩饰,一点说服力都没有,可他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:“蛇宝,我是爱你的乃箬低下头,看着自己的手说:“可老公一-开始只把乃箬当宠物。”


“那时因为你还小。”要是一见面,阎霆就对还是小蛇的乃箬有生理反应的话,那他何止是变态呀,他简直是脑子有问题。


乃箬也不钻牛角尖了,认真地问:


“记不清了。”阎霆只知道自己对乃箬有欲望,是在几年前的某一个晚上,他训练完回到家里,看到他的蛇宝化成人形躺在床上睡觉,身上只盖了一层薄被,妙曼的曲线一览无余。


具体的情景,阎霆还记得很清楚,只是不允许他详细的描述。


就那时候,他发现自己有了欲望,活了大半辈子了,第一次有欲望这种东西,对他来说,很陌生。


阎霆那一晚上都没睡,他搬了个凳子,坐在床头边,欣赏着乃箬的睡姿,从头到脚,细细地品鉴。


乃箬是蛇妖,天生媚骨,妖娆至极,就像是一件精心雕琢而成的艺术品,每一一个弧度都恰当好处。


一想到这件艺术品是他一手雕琢的,阎霆心里就很有成就感,同时他的独占欲也被激发了,他觉得乃箬只能是属于他一个人,也只配他一个人观赏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上一章|返回目录|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