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书屋 > 科幻小说 > 指挥官的蛇妻(ABO) > 第92章:把主人,关起来
阎霆脸上还挂着鼻涕和眼泪,看到乃箬出来了,他一个箭步冲过去,把他的蛇宝搂进怀里,手臂上使的劲很大,恨不得要将乃箬揉碎了,再吞下去。


“宝贝”阎霆哭了两句后,凶猛地朝着乃箬的唇亲了上去,报复式地啃咬。


乃箬本身痛觉就敏感,主人还故意咬得很重,那疼痛感如潮水把乃箬淹没,然后他也哭’了。


他们俩夫夫在庄严肃穆的议事厅门口,一边哭一边接吻,整得像是要生离死别了一一样,画面十分悲壮。


听到乃箬被自己亲哭了,阎霆马上放轻了嘴上的力道,他可舍不得。


这个吻,从刚开始的凶猛撕咬,慢慢变成了,温柔的慰问,阎霆用舌头在乃箬小嘴上轻柔地舔舐着,偶尔探进嘴里去刮搔,获取更多的甜津。


他的宝贝实在太香甜可口了,阎霆亲了快十来分钟了,还舍不得撒嘴。


乃箬被亲得小脸儿潮红,裤子也悄然湿透了。


这大厅外面来来往往的人很多,长官和夫人再这样亲下去,怕是会被众人围观,肖妄适时地打断一下:“长官,要亲热的话,还是去休息室里吧,在这外面有很多人看着。”


阎霆现在全身心都投入在这个吻里面了,完全听不到外界的声音。


最后还是乃箬强硬地将阎霆推开了,才结束掉了这个吻。825360164


被推开后,阎霆满脸委屈,欲求不满地说:"宝贝,没亲够。”乃箬被亲得裤子都湿完了,从后面看,能看到他裤子那有一大片暗色的水印,要是真被人看到了,别人会以为他是尿裤子了,得赶紧去换条干净的裤子才行。


议事厅旁边就有一个小的休息室,那是接待来访者用的,乃箬牵住自家主人的手:''


阎霆立定在原地,像个小孩一样撒脾气:“不走,要亲够了才走。”


乃箬安抚着他的傻子主人:“去没人的地方,乃箬让你亲个够。


阎霆听后,傻乐了一下,然后屁颠屁颠跟在乃箬后面,去到了隔壁休息室。


一到休息室里,阎霆就迫不及待地亲了上去。乃箬将头撇向一边,躲开了主人的吻,把手抵在主人胸口上,稍稍推了几下,然后带着喘息说:“老公,你亲亲乃箬其他地方。”825360164


阎霆用自己高挺的鼻尖,在乃箬脸上戳了两下:“宝贝,要我亲哪里”


不久后,休息室里,时不时传出吸吮的声音,另外还有水声。


肖妄在休息室门外面,不安地来回不渡步,长官脑子出毛病的这几天里,一针抑制剂都没有打,没有抑制剂来克制的话,长官可是很容易失控的。


肖妄有点儿担心,于是就上前去敲了敲门:“夫人,您现在有孕,可别放任长官乱来。


“唔唔"回应肖妄的,是乃箬绵软的呜咽声。


肖妄紧张地拍了拍门:“夫人,您还好吧。”


过了一会,乃箬才回应了肖妄:“没事。”


乃箬不会让阎霆乱来的,就只是亲一亲而已。


两个小时过去后,乃箬牵着阎霆的手从里面走出来。


肖妄见夫人还能下地走路,就放心了:“夫人您带着长官先回去吧,剩下的事情都由我处理就行了。"


夫人有孕在身,肖妄不敢让他太操劳了。乃箬挺着大肚子走来走去的,的确是很幸苦,于是就听了肖妄的话,带着主人先回了家。


回到家后,乃箬就瘫在了床上,一动都不想再动了,现在他肚子越来越大,像是怀里抱了一个几十斤重的大铅球,走不了几步,脚脖子就酸胀浮肿了。


阎霆在床头边坐下来,为乃箬脱掉鞋袜,露出有些红肿的小脚丫。


阎霆低下头,怜惜地在乃箬脚背上落下几个吻,接着再帮乃箬做足底按摩:


不能再让他的宝贝下地走路,走得脚脖:子都肿起来了。


乃箬没有说话,只是唔了一声,很快就闭着眼,睡了。


阎霆帮乃箬按了一个多小时,直到脚部彻底消肿才停下。


按摩了这么久,阎霆自己的手也酸得不行,他揉着自己的手腕,张嘴打了一个大哈欠,随后躺下来,搂着他的宝贝一起睡觉。


这一晚上,阎霆和乃箬都睡了一个好觉,一觉睡到大天亮。


乃箬是孕夫,比较嗜睡,所以阎霆先睡醒过来。


阎霆醒


过后,就急匆匆地冲进了浴室里,用冷水给自己洗了一把脸,他这几天竟然在乃箬面前哭鼻子,而且还像个小屁孩一样撒娇。


以前辛苦维持的高冷禁欲形象算是彻底崩塌”了,不知道乃箬会在心里怎么想他。


阎霆现在特别的无地自容,躲在浴室里,都不敢出去面对他的蛇宝。


乃箬醒来时,见身边空荡荡的,没有主人的身影,他坐起身来,揉着惺忪的眼睛,喊了一声:“老公。”


没有人回应,乃箬就下床,准备去找一找。


来到卫生间门外,见门被锁起来了,乃箬知道主人肯定在里面,上去敲敲门:“老公,你在里面吗”


听到门外传来乃箬的声音,躲在里面的阎霆心里慌了一下,一回想起自己失忆后的所作所为,他就没脸再出去。


乃箬知道主人就在里面,可是主人为什么,不回应他:“老公,你在吗”


阎霆坐在马桶上,捂着那张俊脸,闷声说:“蛇宝,你让我一个人静一静。”


主人这一回说话变得很正经,不像之前那样憨里憨气,乃箬猜到主人可能是已经恢复记忆了。


听到主人说要静一静,乃箬也就没有再打扰,转头回床上继续睡会。


阎霆在卫生间里待了半个小时,等接受‘了事实后,才磨磨蹭蹭地走出来。


看着卧在床上睡回笼觉的蛇宝,阎霆的思绪特别的混乱,因为他失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了。


阎霆最在意的并不是他在乃箬面前出糗还有人设崩塌的事,他最在意的是,乃箬竟然将精神力给暴露了。


现在全星际的人都知道乃箬的精神力为无限s级,而乃箬也因此顺利地接任了他,成功当上了最高指挥官。


阎霆心里有一点不甘心,还有一点点怅然若失,会出现这样复杂的情绪,是因为他蛇宝长大了,并且已经临驾在了他之上,这让他心慌意乱。乃箬感觉有一道炙热的视线,正在盯着自己看,便睁开了眼,和主人来-一个对视。两人对视了十秒钟,期间谁也没开口说话,这一刻时间就像是禁止了,而他们两个人眼中都透露出了复杂的情绪。


阎霆像是吞了一大把沙子一样,喉咙里发出来的声音无比沙哑:“蛇宝,我"1508c51


阎霆也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,所以话只说到了一半,就没再继续说下去了。


乃箬收起自己眼中那复杂的情绪,如往常一样甜甜糯糯地喊:“老公,你脑子好了"


阎霆站在床边,身体僵硬着,极不自然地回应:“嗯。”


乃箬伸出自己的小手,让主人抱他起来。


阎霆上前两步,弯下腰,把乃箬抱起来,带去卫生间里。


在洗漱的时候,两人都保持着沉默,房间里异常安静,只有簌簌刷牙的声音。


没多久,光脑发出的滴滴声,打乱了这样的平静,是肖妄发来了消息。阎霆在乃箬的光脑上点了一下,给肖妄回拨过去。


两秒后,肖妄那张脸就出现在了虚拟屏幕上,他那边也同样能通过虚拟屏,看到长官和夫人在干嘛。


夫人嘴里叼着牙刷,应该是刚刚起床,至于长官嘛。


肖妄多打量了一会长官,他发现长官的眼神变了,变得睿智,不再憨傻,他试探性地问:


面对肖妄时,阎霆很自然地冷下一张俊脸,表情严肃地说:“等会我要召开一场会议,宣布重新任职。”


长官总算是恢复了,肖妄笑着敬礼:“是。”


夫人本来就是临时接任最高指挥官的,现在长官恢复正常了,那么,夫人当然就得把位置让出来。


但乃箬根本没想过要再把位置让出去。


阎霆刮掉这几天蓄起来的胡渣,换上一套得体的黑色军装,额前的碎发往后梳得一丝不苟,露出那张棱角分明的俊美脸庞。n1dbl


准备充分后,阎霆带上乃箬一起去了会议室。


就在阎霆准备对外宣布他要重新任职的时候。


乃箬突然释放出自己的精神力,压制住了阎霆。


阎霆被乃箬的精神力压制得连话都说不出来,只能用茫然又惊慌的眼神看着他的蛇宝。


总议员们都等着阎霆说话,但他们等来了乃箬一句,“阎霆有罪,把他带下去,关起来。"


总议员们都听懵逼了,夫人这是玩的哪一出。


肖妄也是一头雾水:“夫人,您这是做什么


乃箬将精神力外放,把在场的每一一个人都压制住,接着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:“阎霆有罪,即刻关押。"


阎霆眼睛一红,眼珠子瞪得都快要凸出来了,他艰难地开口喊道:“乃箬。”


肖妄也是一头雾水:“夫人,您这是做什么


乃箬将精神力外放,把在场的每一一个人都压制住,接着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:“阎霆有罪,即刻关押。"


阎霆眼睛一红,眼珠子瞪得都快要凸出来了,他艰难地开口喊道:“乃箬。”


肖妄也是一头雾水:“夫人,您这是做什么


乃箬将精神力外放,把在场的每一一个人都压制住,接着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:“阎霆有罪,即刻关押。"


阎霆眼睛一红,眼珠子瞪得都快要凸出来了,他艰难地开口喊道:“乃箬。”


肖妄也是一头雾水:“夫人,您这是做什么


乃箬将精神力外放,把在场的每一一个人都压制住,接着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:“阎霆有罪,即刻关押。"


阎霆眼睛一红,眼珠子瞪得都快要凸出来了,他艰难地开口喊道:“乃箬。”


肖妄也是一头雾水:“夫人,您这是做什么


乃箬将精神力外放,把在场的每一一个人都压制住,接着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:“阎霆有罪,即刻关押。"


阎霆眼睛一红,眼珠子瞪得都快要凸出来了,他艰难地开口喊道:“乃箬。”


肖妄也是一头雾水:“夫人,您这是做什么


乃箬将精神力外放,把在场的每一一个人都压制住,接着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:“阎霆有罪,即刻关押。"


阎霆眼睛一红,眼珠子瞪得都快要凸出来了,他艰难地开口喊道:“乃箬。”


肖妄也是一头雾水:“夫人,您这是做什么


乃箬将精神力外放,把在场的每一一个人都压制住,接着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:“阎霆有罪,即刻关押。"


阎霆眼睛一红,眼珠子瞪得都快要凸出来了,他艰难地开口喊道:“乃箬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上一章|返回目录|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