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书屋 > 科幻小说 > 指挥官的蛇妻(ABO) > 第七十七章:老公,乃箬又脏了
自从将乃箬的马甲给扒下来后,阎霆现在把乃箬管得非常非常严,两个人基本上寸步不离。


阎霆那双眼睛除"了睡觉的时候没有盯着乃箬之外,其余时候他都一直在看着乃箬,就不信在他这样高强度的看管下,乃箬还能搞出小动作来。


为了更方便地监视乃箬,阎霆甚至还把乃箬带到了他工作的地方,真正做到了二十四小时形影不离。


对于主人的这种看管理力度,乃箬一点也不排斥,反而还很喜欢,因为他本来就喜欢和主人黏在一起,现在他终于可以和主人不分场合地黏在一起,幸福指数瞬间飙升。


每天早上八点,阎霆都会准时带着乃箬去星盟总部,开一场会议,因为这个时间点还太早了,而乃箬怀孕之后又比较嗜睡,所以开会的时候,其他议员总能听到乃箬打呼噜的声音。乃箬的呼噜声很小,并不打扰他们开会,但却让人觉得很违和,毕竟如此庄严肃穆的会议上,居然有人在睡觉。


不过,指挥官大人都不介意,其他人也就只能当做没听到,而且乃箬肚子里怀着的可是,他们敢有异议吗当然不敢。


之后会议室里,还专门备了一张床,给乃箬睡觉用。


但乃箬从来没有在那张床上睡过,他就喜欢在主人怀里睡,不然就睡不着。


阎霆开会的内容涉及得很广泛,下到星际居民的生活质量,上到各星系的资源争夺战。


虽然乃箬在会议上有大半的时间都是在睡觉,但偶尔也还是会竖起耳朵认真听会议的内容,通过这种偷听的方式,乃箬窃取了不少。£9,阎霆真是对乃箬一点戒心都没有,因为他相信蛇宝不会背叛他,所以才会这么没有防备之心。


别人都不敢跟阎霆提意见,只有肖妄敢提一两句,他觉得长官天天带着夫人跑,这的确不合适,就适当地给了一点自己的建议。


“长官,您这样走哪都带着夫人,不太好,夫人现在应该要静心养胎,待在家里,不宜走动。”


阎霆都还没来得及开口反驳,乃箬就站出来冲着肖妄露出了自己的两个小毒牙。


肖妄可不想被夫人的毒液给毒死,往后退了两步,神色慌张地说:“夫人,我这是在为你好呀。”


乃箬不需要肖妄向主人提什么意见,他就喜欢时刻都和主人腻在一起,要是让他一个人待在家里养胎的话,他会憋得想要发疯的


肖妄的建议,阎霆并没有采纳,因为他也喜欢把乃箬随时带在身边,这样心里就不用经常牵挂,不然他老是会分神去思念。


但也因为有乃箬在身边陪着,阎霆现在对抑制剂的需求,一下子就增大了,手臂上的针孔多得吓人,这让他都不敢在乃箬面前脱光衣服。


亲热的时候,他会把灯全部都关了,就是不想让乃箬知道他一直在大剂量!的注射抑制剂。


一般小,身上就不会再散发出很浓郁的信息素了,并且还会分泌出一种让气体,这种身体机制就是为了保护肚子里的孩子。


不过很显然,乃箬的身体并没有那种保护机制,因为他不是omega,他也没有腺体,不会散发出那种让味。所以对阎霆来说,他的蛇宝一天比一-天诱人,勾得他离不开抑制剂,要是不打抑制剂,那么,他恐怕连路都走不动了,只想着把蛇宝全身舔一遍。


另外阎霆现在已经化身成了盯妻狂魔,没有事情干的时候,他基本上不会把目光从乃箬身上转移开。


被主人这种狂热又不加掩饰的目光盯着,乃箬裤子没过多久就湿透了,他很喜欢被主人这样盯着看,就是有点废裤子。,


裤子都湿完了,底下凉凉的,乃箬感觉不怎么舒适,就想要主人帮自己换一下裤子:“老公,乃箬又脏了。”


前不久才刚换了一条裤子,现在又湿哒哒的,乃箬自己也很苦恼,不知道主人会不会嫌他太麻烦了。


阎霆怎么可能会觉得麻烦,他也和乃箬--样只感到苦恼,因为换裤子的时候,他会忍不住想要去亲乃箬的那两张小嘴。


裤子湿了总不能不换,阎霆放下了手里的工作,交代了肖妄几句,然后把乃箬抱起来,去到一一个独立的小房间去换裤子,边走边说:“这不叫脏。”


“老公不嫌弃吗"乃箬自己都嫌弃自己这具身体。


“不嫌弃。”这些年,阎霆吃得太少吗,又怎么会嫌弃呢,喜欢都来不及。乃箬笑眯眯地在阎霆脖颈上蹭了两下,他现在真的越来越喜欢他的


主人了,也越来越离不开主人了。


但只要一想到以后有可能会和主人分开,或者被主人厌弃,乃箬就前未所有的恐慌害怕,原本脸上还带着笑容,下一秒就消失不见了。


乃箬突然带着哭腔说:“老公,乃箬只有你了。”


从始至终,乃箬都只有阎霆,除了主人,就找不出第二个和他关系亲密的人,要是主人离开他的话,他就什么都没有了。


阎霆用脚踹开那个独立小房间的门,再走进去,把乃箬放置在椅子上,扎平常而又不平淡的语气说:“我也只有你了。”


阎霆的父母都已经去世,他也没有亲兄弟姐妹,他心里唯一-的寄托就只有乃箬,除了乃箬,他一-无所有。


听到主人说上面那句话的时候,乃箬很震撼也很惊讶,他没想到自己会成为主人的唯一,因为主人平时看起来那么忙,接触的人又那么多,怎么可能没-两个关系要好的呢


乃箬不相信主人说的是真话:“那肖妄呢"


阎霆笑了一下:“他怎么能跟你比。"


这根本就不是一回事,肖妄只是他的下属而已,要是肖妄死了,阎霆顶多只是难受一阵子,很快就好了,但乃箬要是死了,他一辈子都走不出,他很可能会跟着乃箬一起死。


乃箬撅了一下小嘴嘴,小声咕哝:”乃箬真的是最重要的


“不是最重要的。”阎霆说话的时候停顿了一下,接着才说下一句:“是唯一重要的。”£9£51061


主人这一停顿,乃箬的小心脏也跟着停顿了,等听到后面那一句,心跳才又恢复了过来,吓得差点没哭出来。


阎霆不擅长说太多肉麻的话,说一-两句让乃箬懂个意思就够了:“不说了,先把裤子换了。”


乃箬的小内裤连带着外面的裤-子都已经湿透了,就连现在坐着的椅子上都残留了一大片水迹。


阎霆光看着椅子上那透亮的一片,眼神就不由自主地暗了下来,隐藏在深处的欲望正一点点渗透出来。换好裤子之后,阎霆抱着乃箬离开这间房子,在走到门口时,他又回头去看了一眼那张椅子,一直等到i]完全地合上了,他才收回视线。乃箬现在挺着大肚子,走路很容易累,通常走了没几步,脚就会酸痛,这也路了。


阎霆也不想让乃箬受罪,所以不管去哪,他都是抱着乃箬的。即便肚子大了一圈,但乃箬的体重还是相对较轻的,阎霆一点都不会感到吃力,只是抱久了,偶尔会手麻。天都能看到指挥官大人抱着指挥官夫,人走来走去,喂周围人吃了一嘴的狗粮,当然也有人看不惯,提出过抗议,而那个人就是罗赫。


罗赫是阎霆唯一的童年好友,两人的关系说不上有多好,但起码没有太差。


罗赫已经不止一次跟阎霆说:“这小家伙就是个麻烦,将来一定会拖累你的。


肖妄在旁边听到了,忍不住发出嗤笑,夫人精神力比长官高出那么多,将来谁拖累谁都不一定呢。


上次乃箬的马甲被扒了,阎霆和肖妄也都知道了,原来乃箬的精神力一直都没有被毁。知道乃箬精神力没有被毁,最高兴的人就是肖妄,阎霆的态度则,没说不高兴,也没说高兴。


罗赫的话,通常都被阎霆当耳旁风了,有时候罗赫说得过分一点了,阎霆就会出手打人。


但今昔不同往日,罗赫现在说话有底气了,因为他成功在川元素中提取出了一种放射性更高更强的元素,这涨所以他根本不用害怕阎霆会弄死他。12058


阎霆干脆眼不见心不烦,直接把罗赫给拉黑了,省得他再给自己发那些糟心的消息。


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,罗赫那些话,最终还是传到了乃箬的耳朵里:“老公,乃箬会拖累你吗"


“不拖累。”就算拖累了,那也是甜蜜的负担,阎霆甘之如殆。


“乃箬还是回家待着,不出来了。”这些天乃箬已经把差不多了,可以放心地回家里躺着养胎修炼了。


“不行。”阎霆还是想要乃箬待在他眼皮子底下,才安心。


主人了,也越来越离不开主人了。


但只要一想到以后有可能会和主人分开,或者被主人厌弃,乃箬就前未所有的恐慌害怕,原本脸上还带着笑容,下一秒就消失不见了。


乃箬突然带着哭腔说:“老公,乃箬只有你了。”


从始至终,乃箬都只有阎霆,除了主人,就找不出第二个和他关系亲密的人,要是主人离开他的话,他就什么都没有了。


阎霆用脚踹开那个独立小房间的门,再走进去,把乃箬放置在椅子上,扎平常而又不平淡的语气说:“我也只有你了。”


阎霆的父母都已经去世,他也没有亲兄弟姐妹,他心里唯一-的寄托就只有乃箬,除了乃箬,他一-无所有。


听到主人说上面那句话的时候,乃箬很震撼也很惊讶,他没想到自己会成为主人的唯一,因为主人平时看起来那么忙,接触的人又那么多,怎么可能没-两个关系要好的呢


乃箬不相信主人说的是真话:“那肖妄呢"


阎霆笑了一下:“他怎么能跟你比。"


这根本就不是一回事,肖妄只是他的下属而已,要是肖妄死了,阎霆顶多只是难受一阵子,很快就好了,但乃箬要是死了,他一辈子都走不出,他很可能会跟着乃箬一起死。


乃箬撅了一下小嘴嘴,小声咕哝:”乃箬真的是最重要的


“不是最重要的。”阎霆说话的时候停顿了一下,接着才说下一句:“是唯一重要的。”£9£51061


主人这一停顿,乃箬的小心脏也跟着停顿了,等听到后面那一句,心跳才又恢复了过来,吓得差点没哭出来。


阎霆不擅长说太多肉麻的话,说一-两句让乃箬懂个意思就够了:“不说了,先把裤子换了。”


乃箬的小内裤连带着外面的裤-子都已经湿透了,就连现在坐着的椅子上都残留了一大片水迹。


阎霆光看着椅子上那透亮的一片,眼神就不由自主地暗了下来,隐藏在深处的欲望正一点点渗透出来。换好裤子之后,阎霆抱着乃箬离开这间房子,在走到门口时,他又回头去看了一眼那张椅子,一直等到i]完全地合上了,他才收回视线。乃箬现在挺着大肚子,走路很容易累,通常走了没几步,脚就会酸痛,这也路了。


阎霆也不想让乃箬受罪,所以不管去哪,他都是抱着乃箬的。即便肚子大了一圈,但乃箬的体重还是相对较轻的,阎霆一点都不会感到吃力,只是抱久了,偶尔会手麻。天都能看到指挥官大人抱着指挥官夫,人走来走去,喂周围人吃了一嘴的狗粮,当然也有人看不惯,提出过抗议,而那个人就是罗赫。


罗赫是阎霆唯一的童年好友,两人的关系说不上有多好,但起码没有太差。


罗赫已经不止一次跟阎霆说:“这小家伙就是个麻烦,将来一定会拖累你的。


肖妄在旁边听到了,忍不住发出嗤笑,夫人精神力比长官高出那么多,将来谁拖累谁都不一定呢。


上次乃箬的马甲被扒了,阎霆和肖妄也都知道了,原来乃箬的精神力一直都没有被毁。知道乃箬精神力没有被毁,最高兴的人就是肖妄,阎霆的态度则,没说不高兴,也没说高兴。


罗赫的话,通常都被阎霆当耳旁风了,有时候罗赫说得过分一点了,阎霆就会出手打人。


但今昔不同往日,罗赫现在说话有底气了,因为他成功在川元素中提取出了一种放射性更高更强的元素,这涨所以他根本不用害怕阎霆会弄死他。12058


阎霆干脆眼不见心不烦,直接把罗赫给拉黑了,省得他再给自己发那些糟心的消息。


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,罗赫那些话,最终还是传到了乃箬的耳朵里:“老公,乃箬会拖累你吗"


“不拖累。”就算拖累了,那也是甜蜜的负担,阎霆甘之如殆。


“乃箬还是回家待着,不出来了。”这些天乃箬已经把差不多了,可以放心地回家里躺着养胎修炼了。


“不行。”阎霆还是想要乃箬待在他眼皮子底下,才安心。


主人了,也越来越离不开主人了。


但只要一想到以后有可能会和主人分开,或者被主人厌弃,乃箬就前未所有的恐慌害怕,原本脸上还带着笑容,下一秒就消失不见了。


乃箬突然带着哭腔说:“老公,乃箬只有你了。”


从始至终,乃箬都只有阎霆,除了主人,就找不出第二个和他关系亲密的人,要是主人离开他的话,他就什么都没有了。


阎霆用脚踹开那个独立小房间的门,再走进去,把乃箬放置在椅子上,扎平常而又不平淡的语气说:“我也只有你了。”


阎霆的父母都已经去世,他也没有亲兄弟姐妹,他心里唯一-的寄托就只有乃箬,除了乃箬,他一-无所有。


听到主人说上面那句话的时候,乃箬很震撼也很惊讶,他没想到自己会成为主人的唯一,因为主人平时看起来那么忙,接触的人又那么多,怎么可能没-两个关系要好的呢


乃箬不相信主人说的是真话:“那肖妄呢"


阎霆笑了一下:“他怎么能跟你比。"


这根本就不是一回事,肖妄只是他的下属而已,要是肖妄死了,阎霆顶多只是难受一阵子,很快就好了,但乃箬要是死了,他一辈子都走不出,他很可能会跟着乃箬一起死。


乃箬撅了一下小嘴嘴,小声咕哝:”乃箬真的是最重要的


“不是最重要的。”阎霆说话的时候停顿了一下,接着才说下一句:“是唯一重要的。”£9£51061


主人这一停顿,乃箬的小心脏也跟着停顿了,等听到后面那一句,心跳才又恢复了过来,吓得差点没哭出来。


阎霆不擅长说太多肉麻的话,说一-两句让乃箬懂个意思就够了:“不说了,先把裤子换了。”


乃箬的小内裤连带着外面的裤-子都已经湿透了,就连现在坐着的椅子上都残留了一大片水迹。


阎霆光看着椅子上那透亮的一片,眼神就不由自主地暗了下来,隐藏在深处的欲望正一点点渗透出来。换好裤子之后,阎霆抱着乃箬离开这间房子,在走到门口时,他又回头去看了一眼那张椅子,一直等到i]完全地合上了,他才收回视线。乃箬现在挺着大肚子,走路很容易累,通常走了没几步,脚就会酸痛,这也路了。


阎霆也不想让乃箬受罪,所以不管去哪,他都是抱着乃箬的。即便肚子大了一圈,但乃箬的体重还是相对较轻的,阎霆一点都不会感到吃力,只是抱久了,偶尔会手麻。天都能看到指挥官大人抱着指挥官夫,人走来走去,喂周围人吃了一嘴的狗粮,当然也有人看不惯,提出过抗议,而那个人就是罗赫。


罗赫是阎霆唯一的童年好友,两人的关系说不上有多好,但起码没有太差。


罗赫已经不止一次跟阎霆说:“这小家伙就是个麻烦,将来一定会拖累你的。


肖妄在旁边听到了,忍不住发出嗤笑,夫人精神力比长官高出那么多,将来谁拖累谁都不一定呢。


上次乃箬的马甲被扒了,阎霆和肖妄也都知道了,原来乃箬的精神力一直都没有被毁。知道乃箬精神力没有被毁,最高兴的人就是肖妄,阎霆的态度则,没说不高兴,也没说高兴。


罗赫的话,通常都被阎霆当耳旁风了,有时候罗赫说得过分一点了,阎霆就会出手打人。


但今昔不同往日,罗赫现在说话有底气了,因为他成功在川元素中提取出了一种放射性更高更强的元素,这涨所以他根本不用害怕阎霆会弄死他。12058


阎霆干脆眼不见心不烦,直接把罗赫给拉黑了,省得他再给自己发那些糟心的消息。


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,罗赫那些话,最终还是传到了乃箬的耳朵里:“老公,乃箬会拖累你吗"


“不拖累。”就算拖累了,那也是甜蜜的负担,阎霆甘之如殆。


“乃箬还是回家待着,不出来了。”这些天乃箬已经把差不多了,可以放心地回家里躺着养胎修炼了。


“不行。”阎霆还是想要乃箬待在他眼皮子底下,才安心。


主人了,也越来越离不开主人了。


但只要一想到以后有可能会和主人分开,或者被主人厌弃,乃箬就前未所有的恐慌害怕,原本脸上还带着笑容,下一秒就消失不见了。


乃箬突然带着哭腔说:“老公,乃箬只有你了。”


从始至终,乃箬都只有阎霆,除了主人,就找不出第二个和他关系亲密的人,要是主人离开他的话,他就什么都没有了。


阎霆用脚踹开那个独立小房间的门,再走进去,把乃箬放置在椅子上,扎平常而又不平淡的语气说:“我也只有你了。”


阎霆的父母都已经去世,他也没有亲兄弟姐妹,他心里唯一-的寄托就只有乃箬,除了乃箬,他一-无所有。


听到主人说上面那句话的时候,乃箬很震撼也很惊讶,他没想到自己会成为主人的唯一,因为主人平时看起来那么忙,接触的人又那么多,怎么可能没-两个关系要好的呢


乃箬不相信主人说的是真话:“那肖妄呢"


阎霆笑了一下:“他怎么能跟你比。"


这根本就不是一回事,肖妄只是他的下属而已,要是肖妄死了,阎霆顶多只是难受一阵子,很快就好了,但乃箬要是死了,他一辈子都走不出,他很可能会跟着乃箬一起死。


乃箬撅了一下小嘴嘴,小声咕哝:”乃箬真的是最重要的


“不是最重要的。”阎霆说话的时候停顿了一下,接着才说下一句:“是唯一重要的。”£9£51061


主人这一停顿,乃箬的小心脏也跟着停顿了,等听到后面那一句,心跳才又恢复了过来,吓得差点没哭出来。


阎霆不擅长说太多肉麻的话,说一-两句让乃箬懂个意思就够了:“不说了,先把裤子换了。”


乃箬的小内裤连带着外面的裤-子都已经湿透了,就连现在坐着的椅子上都残留了一大片水迹。


阎霆光看着椅子上那透亮的一片,眼神就不由自主地暗了下来,隐藏在深处的欲望正一点点渗透出来。换好裤子之后,阎霆抱着乃箬离开这间房子,在走到门口时,他又回头去看了一眼那张椅子,一直等到i]完全地合上了,他才收回视线。乃箬现在挺着大肚子,走路很容易累,通常走了没几步,脚就会酸痛,这也路了。


阎霆也不想让乃箬受罪,所以不管去哪,他都是抱着乃箬的。即便肚子大了一圈,但乃箬的体重还是相对较轻的,阎霆一点都不会感到吃力,只是抱久了,偶尔会手麻。天都能看到指挥官大人抱着指挥官夫,人走来走去,喂周围人吃了一嘴的狗粮,当然也有人看不惯,提出过抗议,而那个人就是罗赫。


罗赫是阎霆唯一的童年好友,两人的关系说不上有多好,但起码没有太差。


罗赫已经不止一次跟阎霆说:“这小家伙就是个麻烦,将来一定会拖累你的。


肖妄在旁边听到了,忍不住发出嗤笑,夫人精神力比长官高出那么多,将来谁拖累谁都不一定呢。


上次乃箬的马甲被扒了,阎霆和肖妄也都知道了,原来乃箬的精神力一直都没有被毁。知道乃箬精神力没有被毁,最高兴的人就是肖妄,阎霆的态度则,没说不高兴,也没说高兴。


罗赫的话,通常都被阎霆当耳旁风了,有时候罗赫说得过分一点了,阎霆就会出手打人。


但今昔不同往日,罗赫现在说话有底气了,因为他成功在川元素中提取出了一种放射性更高更强的元素,这涨所以他根本不用害怕阎霆会弄死他。12058


阎霆干脆眼不见心不烦,直接把罗赫给拉黑了,省得他再给自己发那些糟心的消息。


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,罗赫那些话,最终还是传到了乃箬的耳朵里:“老公,乃箬会拖累你吗"


“不拖累。”就算拖累了,那也是甜蜜的负担,阎霆甘之如殆。


“乃箬还是回家待着,不出来了。”这些天乃箬已经把差不多了,可以放心地回家里躺着养胎修炼了。


“不行。”阎霆还是想要乃箬待在他眼皮子底下,才安心。


主人了,也越来越离不开主人了。


但只要一想到以后有可能会和主人分开,或者被主人厌弃,乃箬就前未所有的恐慌害怕,原本脸上还带着笑容,下一秒就消失不见了。


乃箬突然带着哭腔说:“老公,乃箬只有你了。”


从始至终,乃箬都只有阎霆,除了主人,就找不出第二个和他关系亲密的人,要是主人离开他的话,他就什么都没有了。


阎霆用脚踹开那个独立小房间的门,再走进去,把乃箬放置在椅子上,扎平常而又不平淡的语气说:“我也只有你了。”


阎霆的父母都已经去世,他也没有亲兄弟姐妹,他心里唯一-的寄托就只有乃箬,除了乃箬,他一-无所有。


听到主人说上面那句话的时候,乃箬很震撼也很惊讶,他没想到自己会成为主人的唯一,因为主人平时看起来那么忙,接触的人又那么多,怎么可能没-两个关系要好的呢


乃箬不相信主人说的是真话:“那肖妄呢"


阎霆笑了一下:“他怎么能跟你比。"


这根本就不是一回事,肖妄只是他的下属而已,要是肖妄死了,阎霆顶多只是难受一阵子,很快就好了,但乃箬要是死了,他一辈子都走不出,他很可能会跟着乃箬一起死。


乃箬撅了一下小嘴嘴,小声咕哝:”乃箬真的是最重要的


“不是最重要的。”阎霆说话的时候停顿了一下,接着才说下一句:“是唯一重要的。”£9£51061


主人这一停顿,乃箬的小心脏也跟着停顿了,等听到后面那一句,心跳才又恢复了过来,吓得差点没哭出来。


阎霆不擅长说太多肉麻的话,说一-两句让乃箬懂个意思就够了:“不说了,先把裤子换了。”


乃箬的小内裤连带着外面的裤-子都已经湿透了,就连现在坐着的椅子上都残留了一大片水迹。


阎霆光看着椅子上那透亮的一片,眼神就不由自主地暗了下来,隐藏在深处的欲望正一点点渗透出来。换好裤子之后,阎霆抱着乃箬离开这间房子,在走到门口时,他又回头去看了一眼那张椅子,一直等到i]完全地合上了,他才收回视线。乃箬现在挺着大肚子,走路很容易累,通常走了没几步,脚就会酸痛,这也路了。


阎霆也不想让乃箬受罪,所以不管去哪,他都是抱着乃箬的。即便肚子大了一圈,但乃箬的体重还是相对较轻的,阎霆一点都不会感到吃力,只是抱久了,偶尔会手麻。天都能看到指挥官大人抱着指挥官夫,人走来走去,喂周围人吃了一嘴的狗粮,当然也有人看不惯,提出过抗议,而那个人就是罗赫。


罗赫是阎霆唯一的童年好友,两人的关系说不上有多好,但起码没有太差。


罗赫已经不止一次跟阎霆说:“这小家伙就是个麻烦,将来一定会拖累你的。


肖妄在旁边听到了,忍不住发出嗤笑,夫人精神力比长官高出那么多,将来谁拖累谁都不一定呢。


上次乃箬的马甲被扒了,阎霆和肖妄也都知道了,原来乃箬的精神力一直都没有被毁。知道乃箬精神力没有被毁,最高兴的人就是肖妄,阎霆的态度则,没说不高兴,也没说高兴。


罗赫的话,通常都被阎霆当耳旁风了,有时候罗赫说得过分一点了,阎霆就会出手打人。


但今昔不同往日,罗赫现在说话有底气了,因为他成功在川元素中提取出了一种放射性更高更强的元素,这涨所以他根本不用害怕阎霆会弄死他。12058


阎霆干脆眼不见心不烦,直接把罗赫给拉黑了,省得他再给自己发那些糟心的消息。


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,罗赫那些话,最终还是传到了乃箬的耳朵里:“老公,乃箬会拖累你吗"


“不拖累。”就算拖累了,那也是甜蜜的负担,阎霆甘之如殆。


“乃箬还是回家待着,不出来了。”这些天乃箬已经把差不多了,可以放心地回家里躺着养胎修炼了。


“不行。”阎霆还是想要乃箬待在他眼皮子底下,才安心。


主人了,也越来越离不开主人了。


但只要一想到以后有可能会和主人分开,或者被主人厌弃,乃箬就前未所有的恐慌害怕,原本脸上还带着笑容,下一秒就消失不见了。


乃箬突然带着哭腔说:“老公,乃箬只有你了。”


从始至终,乃箬都只有阎霆,除了主人,就找不出第二个和他关系亲密的人,要是主人离开他的话,他就什么都没有了。


阎霆用脚踹开那个独立小房间的门,再走进去,把乃箬放置在椅子上,扎平常而又不平淡的语气说:“我也只有你了。”


阎霆的父母都已经去世,他也没有亲兄弟姐妹,他心里唯一-的寄托就只有乃箬,除了乃箬,他一-无所有。


听到主人说上面那句话的时候,乃箬很震撼也很惊讶,他没想到自己会成为主人的唯一,因为主人平时看起来那么忙,接触的人又那么多,怎么可能没-两个关系要好的呢


乃箬不相信主人说的是真话:“那肖妄呢"


阎霆笑了一下:“他怎么能跟你比。"


这根本就不是一回事,肖妄只是他的下属而已,要是肖妄死了,阎霆顶多只是难受一阵子,很快就好了,但乃箬要是死了,他一辈子都走不出,他很可能会跟着乃箬一起死。


乃箬撅了一下小嘴嘴,小声咕哝:”乃箬真的是最重要的


“不是最重要的。”阎霆说话的时候停顿了一下,接着才说下一句:“是唯一重要的。”£9£51061


主人这一停顿,乃箬的小心脏也跟着停顿了,等听到后面那一句,心跳才又恢复了过来,吓得差点没哭出来。


阎霆不擅长说太多肉麻的话,说一-两句让乃箬懂个意思就够了:“不说了,先把裤子换了。”


乃箬的小内裤连带着外面的裤-子都已经湿透了,就连现在坐着的椅子上都残留了一大片水迹。


阎霆光看着椅子上那透亮的一片,眼神就不由自主地暗了下来,隐藏在深处的欲望正一点点渗透出来。换好裤子之后,阎霆抱着乃箬离开这间房子,在走到门口时,他又回头去看了一眼那张椅子,一直等到i]完全地合上了,他才收回视线。乃箬现在挺着大肚子,走路很容易累,通常走了没几步,脚就会酸痛,这也路了。


阎霆也不想让乃箬受罪,所以不管去哪,他都是抱着乃箬的。即便肚子大了一圈,但乃箬的体重还是相对较轻的,阎霆一点都不会感到吃力,只是抱久了,偶尔会手麻。天都能看到指挥官大人抱着指挥官夫,人走来走去,喂周围人吃了一嘴的狗粮,当然也有人看不惯,提出过抗议,而那个人就是罗赫。


罗赫是阎霆唯一的童年好友,两人的关系说不上有多好,但起码没有太差。


罗赫已经不止一次跟阎霆说:“这小家伙就是个麻烦,将来一定会拖累你的。


肖妄在旁边听到了,忍不住发出嗤笑,夫人精神力比长官高出那么多,将来谁拖累谁都不一定呢。


上次乃箬的马甲被扒了,阎霆和肖妄也都知道了,原来乃箬的精神力一直都没有被毁。知道乃箬精神力没有被毁,最高兴的人就是肖妄,阎霆的态度则,没说不高兴,也没说高兴。


罗赫的话,通常都被阎霆当耳旁风了,有时候罗赫说得过分一点了,阎霆就会出手打人。


但今昔不同往日,罗赫现在说话有底气了,因为他成功在川元素中提取出了一种放射性更高更强的元素,这涨所以他根本不用害怕阎霆会弄死他。12058


阎霆干脆眼不见心不烦,直接把罗赫给拉黑了,省得他再给自己发那些糟心的消息。


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,罗赫那些话,最终还是传到了乃箬的耳朵里:“老公,乃箬会拖累你吗"


“不拖累。”就算拖累了,那也是甜蜜的负担,阎霆甘之如殆。


“乃箬还是回家待着,不出来了。”这些天乃箬已经把差不多了,可以放心地回家里躺着养胎修炼了。


“不行。”阎霆还是想要乃箬待在他眼皮子底下,才安心。


主人了,也越来越离不开主人了。


但只要一想到以后有可能会和主人分开,或者被主人厌弃,乃箬就前未所有的恐慌害怕,原本脸上还带着笑容,下一秒就消失不见了。


乃箬突然带着哭腔说:“老公,乃箬只有你了。”


从始至终,乃箬都只有阎霆,除了主人,就找不出第二个和他关系亲密的人,要是主人离开他的话,他就什么都没有了。


阎霆用脚踹开那个独立小房间的门,再走进去,把乃箬放置在椅子上,扎平常而又不平淡的语气说:“我也只有你了。”


阎霆的父母都已经去世,他也没有亲兄弟姐妹,他心里唯一-的寄托就只有乃箬,除了乃箬,他一-无所有。


听到主人说上面那句话的时候,乃箬很震撼也很惊讶,他没想到自己会成为主人的唯一,因为主人平时看起来那么忙,接触的人又那么多,怎么可能没-两个关系要好的呢


乃箬不相信主人说的是真话:“那肖妄呢"


阎霆笑了一下:“他怎么能跟你比。"


这根本就不是一回事,肖妄只是他的下属而已,要是肖妄死了,阎霆顶多只是难受一阵子,很快就好了,但乃箬要是死了,他一辈子都走不出,他很可能会跟着乃箬一起死。


乃箬撅了一下小嘴嘴,小声咕哝:”乃箬真的是最重要的


“不是最重要的。”阎霆说话的时候停顿了一下,接着才说下一句:“是唯一重要的。”£9£51061


主人这一停顿,乃箬的小心脏也跟着停顿了,等听到后面那一句,心跳才又恢复了过来,吓得差点没哭出来。


阎霆不擅长说太多肉麻的话,说一-两句让乃箬懂个意思就够了:“不说了,先把裤子换了。”


乃箬的小内裤连带着外面的裤-子都已经湿透了,就连现在坐着的椅子上都残留了一大片水迹。


阎霆光看着椅子上那透亮的一片,眼神就不由自主地暗了下来,隐藏在深处的欲望正一点点渗透出来。换好裤子之后,阎霆抱着乃箬离开这间房子,在走到门口时,他又回头去看了一眼那张椅子,一直等到i]完全地合上了,他才收回视线。乃箬现在挺着大肚子,走路很容易累,通常走了没几步,脚就会酸痛,这也路了。


阎霆也不想让乃箬受罪,所以不管去哪,他都是抱着乃箬的。即便肚子大了一圈,但乃箬的体重还是相对较轻的,阎霆一点都不会感到吃力,只是抱久了,偶尔会手麻。天都能看到指挥官大人抱着指挥官夫,人走来走去,喂周围人吃了一嘴的狗粮,当然也有人看不惯,提出过抗议,而那个人就是罗赫。


罗赫是阎霆唯一的童年好友,两人的关系说不上有多好,但起码没有太差。


罗赫已经不止一次跟阎霆说:“这小家伙就是个麻烦,将来一定会拖累你的。


肖妄在旁边听到了,忍不住发出嗤笑,夫人精神力比长官高出那么多,将来谁拖累谁都不一定呢。


上次乃箬的马甲被扒了,阎霆和肖妄也都知道了,原来乃箬的精神力一直都没有被毁。知道乃箬精神力没有被毁,最高兴的人就是肖妄,阎霆的态度则,没说不高兴,也没说高兴。


罗赫的话,通常都被阎霆当耳旁风了,有时候罗赫说得过分一点了,阎霆就会出手打人。


但今昔不同往日,罗赫现在说话有底气了,因为他成功在川元素中提取出了一种放射性更高更强的元素,这涨所以他根本不用害怕阎霆会弄死他。12058


阎霆干脆眼不见心不烦,直接把罗赫给拉黑了,省得他再给自己发那些糟心的消息。


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,罗赫那些话,最终还是传到了乃箬的耳朵里:“老公,乃箬会拖累你吗"


“不拖累。”就算拖累了,那也是甜蜜的负担,阎霆甘之如殆。


“乃箬还是回家待着,不出来了。”这些天乃箬已经把差不多了,可以放心地回家里躺着养胎修炼了。


“不行。”阎霆还是想要乃箬待在他眼皮子底下,才安心。


主人了,也越来越离不开主人了。


但只要一想到以后有可能会和主人分开,或者被主人厌弃,乃箬就前未所有的恐慌害怕,原本脸上还带着笑容,下一秒就消失不见了。


乃箬突然带着哭腔说:“老公,乃箬只有你了。”


从始至终,乃箬都只有阎霆,除了主人,就找不出第二个和他关系亲密的人,要是主人离开他的话,他就什么都没有了。


阎霆用脚踹开那个独立小房间的门,再走进去,把乃箬放置在椅子上,扎平常而又不平淡的语气说:“我也只有你了。”


阎霆的父母都已经去世,他也没有亲兄弟姐妹,他心里唯一-的寄托就只有乃箬,除了乃箬,他一-无所有。


听到主人说上面那句话的时候,乃箬很震撼也很惊讶,他没想到自己会成为主人的唯一,因为主人平时看起来那么忙,接触的人又那么多,怎么可能没-两个关系要好的呢


乃箬不相信主人说的是真话:“那肖妄呢"


阎霆笑了一下:“他怎么能跟你比。"


这根本就不是一回事,肖妄只是他的下属而已,要是肖妄死了,阎霆顶多只是难受一阵子,很快就好了,但乃箬要是死了,他一辈子都走不出,他很可能会跟着乃箬一起死。


乃箬撅了一下小嘴嘴,小声咕哝:”乃箬真的是最重要的


“不是最重要的。”阎霆说话的时候停顿了一下,接着才说下一句:“是唯一重要的。”£9£51061


主人这一停顿,乃箬的小心脏也跟着停顿了,等听到后面那一句,心跳才又恢复了过来,吓得差点没哭出来。


阎霆不擅长说太多肉麻的话,说一-两句让乃箬懂个意思就够了:“不说了,先把裤子换了。”


乃箬的小内裤连带着外面的裤-子都已经湿透了,就连现在坐着的椅子上都残留了一大片水迹。


阎霆光看着椅子上那透亮的一片,眼神就不由自主地暗了下来,隐藏在深处的欲望正一点点渗透出来。换好裤子之后,阎霆抱着乃箬离开这间房子,在走到门口时,他又回头去看了一眼那张椅子,一直等到i]完全地合上了,他才收回视线。乃箬现在挺着大肚子,走路很容易累,通常走了没几步,脚就会酸痛,这也路了。


阎霆也不想让乃箬受罪,所以不管去哪,他都是抱着乃箬的。即便肚子大了一圈,但乃箬的体重还是相对较轻的,阎霆一点都不会感到吃力,只是抱久了,偶尔会手麻。天都能看到指挥官大人抱着指挥官夫,人走来走去,喂周围人吃了一嘴的狗粮,当然也有人看不惯,提出过抗议,而那个人就是罗赫。


罗赫是阎霆唯一的童年好友,两人的关系说不上有多好,但起码没有太差。


罗赫已经不止一次跟阎霆说:“这小家伙就是个麻烦,将来一定会拖累你的。


肖妄在旁边听到了,忍不住发出嗤笑,夫人精神力比长官高出那么多,将来谁拖累谁都不一定呢。


上次乃箬的马甲被扒了,阎霆和肖妄也都知道了,原来乃箬的精神力一直都没有被毁。知道乃箬精神力没有被毁,最高兴的人就是肖妄,阎霆的态度则,没说不高兴,也没说高兴。


罗赫的话,通常都被阎霆当耳旁风了,有时候罗赫说得过分一点了,阎霆就会出手打人。


但今昔不同往日,罗赫现在说话有底气了,因为他成功在川元素中提取出了一种放射性更高更强的元素,这涨所以他根本不用害怕阎霆会弄死他。12058


阎霆干脆眼不见心不烦,直接把罗赫给拉黑了,省得他再给自己发那些糟心的消息。


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,罗赫那些话,最终还是传到了乃箬的耳朵里:“老公,乃箬会拖累你吗"


“不拖累。”就算拖累了,那也是甜蜜的负担,阎霆甘之如殆。


“乃箬还是回家待着,不出来了。”这些天乃箬已经把差不多了,可以放心地回家里躺着养胎修炼了。


“不行。”阎霆还是想要乃箬待在他眼皮子底下,才安心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上一章|返回目录|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