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书屋 > 其他小说 > 因你孤倨引山洪陆心悠伊墨 > 第369章 我要带着儿子离家出走
“嗯。”

“你怎么了?怎么不说话了?”

“没事。”伊墨说:“你从哪知道这个人的?”

我皱了皱眉,“你知道他?”

虽然看不见,但是从伊墨这个语气的反应来看,似乎不大对劲。按理来说,他的性格,要是不知道,也就是淡淡的应一声,不会是这种反应。我让他办什么事,他也不会问原由的。

“哦,不知道?”他说:“就是随口一问,你一般并不关心别人的事。突然让我查一个人,肯定有原因。你是我媳妇儿,现在又是非常时期,我肯定要仔细点,这不是关心你的安危,防患于未然嘛。”

我拧了拧眉,“真的是这样?”他说的倒也合情合理,可我就是有种怪怪的感觉,怎么都觉得有点不大对劲。

“傻姑娘,我什么时候骗过你。”他笑道。

我抿了抿唇,“谁知道呢,你骗我的还少吗?”

“天地良心,咱们俩之间我可没骗过你,就算为了某些问题骗你我也及时跟你澄清,这不算骗好吗,最多就是晚一点告诉你实情。”

“行了,你就是怎么说都有理。”我说:“这个人你能不能帮我查?”

“查查查,首长大人的吩咐我怎么能不查。”他半玩笑的道:“不过,我不确定什么时候给你消息,你也知道,从百万的军队里找一个人,就算是马上找,也得需要点时间。”

“我知道,你肯帮忙就行了。”这种事也不能急,何况现在的情况他事情也多,我其实也觉得自己有点鲁莽了。

“你说话,我当然帮。”他说:“那你现在是不是能告诉我,你怎么知道这个人的?”

“也没什么。”这事也不需要瞒着他,“就是今天出去吃饭,在商场里看到一个陶艺教室,名字挺特别的,叫‘等’,我就进去转了转,还做了个陶艺,那个老板是个女的,挺和善的,就聊了聊,原来她的,呃,应该说是心上人吧,也是个军人,可是参军后一开始还有联系,这几年干脆消失了,音讯皆无……”

“所以,你同情她的遭遇,觉得一个女孩子一直等着,不容易,也觉得他们这份感情很真挚感人,所以动了恻隐之心,要帮帮她,对吗?”

不等我把话说完,伊墨直接接了过去。

“是啊,还是你了解我。”我说:“所以说,我们家哥哥最好了。”

“少来,好听的话我不想听了。”他说:“你要真想感谢我,就来点实际行动。”他有些暧昧的说。

“我今天在陶艺教室做了个花瓶,回头烧好了,送你了,这可是我亲手做的,人生第一个陶艺品。”我其实知道他的意思,可我就偏偏不顺他的话走。

“你还做了陶艺?!”他有些惊讶的问。

“怎么,不行么?”我翻了翻白眼,又后知后觉他根本看不见。

“行,我家姑娘什么都行。”他又问:“你取了什么名字?”

“你怎么知道要取名字?”

“我怎么不知道,我又不是不食人间烟火。”

“还真以为您太子爷不食人间烟火呢。”我揶揄道。

“说吧,你到底取了什么名字?”伊墨再次问道,语气里透着异样的兴致。

“我啊,不告诉你。”眨了眨眼睛,我也卖个关子,谁让他总是开我玩笑,我又说不过他,好不容易能吊一下他的胃口,我自然不能放过这个机会。

“乖,告诉我。”他诱导着,“反正你也是要送给我的,到时候我也能看见。”

“那不一样。”我才不吃他这一套。

“怎么不一样,乖,我听听我们家姑娘为人生第一个陶艺作品取了一个什么好名字。”

“你就别问了,反正,我今天是不会告诉你的。”我哼了哼。

“你这是故意分我的神吗?”他说。

“我怎么分你神了?”拧了拧眉。

“你看啊,你不说,我心里就得琢磨着,这不就分神吗?万一要是出去……”

“你给我闭嘴。”我气呼呼的打断他,“叶铭澈,你敢胡说八道,我就带着儿子离家出走,再也不理你,让你找不到。”

我不迷信,可是我就怕他说那种话,我很忌讳,因为在乎,所以哪怕是言语上的一句玩笑我都无法接受。

伊墨也知道自己是失言了,可是话都说出口了,也收不回去。

紧张的道:“那可不行,你往哪跑,我说了,你是我的,你这辈子,下辈子,也别想逃了。”

两个人就这么打嘴仗,你一句我一句的好一会儿,也挺有意思。

“姑娘,睡吧。”他突然说:“我哄你睡,行吗?”

声音如水的温柔,浑厚中带着性感的低沉,让我一瞬间好像被催眠了似的,原本聊的正起劲,这一下子就打了哈欠。

“你这声音可以当催眠曲了。”我笑着说,心里明白,他是又有事了,之前说是有会议要开,估计是要到时间了。

“是吗?”他语带笑意,又带着藏不住的宠溺,“可我只想当你的催眠曲,只想给你催眠。”

“你是要去开会了吗?”我没有接他的话,而是问道。

“嗯,还有几分钟的时间。”他说:“也不早了,你也赶紧睡觉,本来身体就不好,总熬夜,不利于休养。”

“那你去忙吧,不用管我了。”我知道他是舍不得,不想匆匆挂断电话,给我一点缓冲的时间。可是我都跟他这么久了,怎么能不明白。

“没事,还有几分钟呢,先把你哄睡了。”他突然玩笑的说:“天大地大,老婆最大。”

“呵呵。”我被他逗得忍不住一笑,他又道:“哝,笑了就好。”

我咬了咬唇,收敛了笑容,“伊墨,我很开心,其实,你不用总挂记我,我知道你心里有我,可是,别为我分心,我和孩子,永远都是支持你的。”

“心悠,你总是这么善解人意。”电话里似乎传来他的一声轻叹,“你越这么懂事,我就越觉得亏欠你,对不起你,我多想你跟我闹一闹,胡搅蛮缠都行。”

“你是受虐倾向吧。”我好笑的摇摇头,他的心思,我怎么会不明白。

“那要看是谁给我虐待了,要是你给的,那就不是虐待,而是甜蜜的幸福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上一章|返回目录|下一章